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VR

中国3G到了适时而动的时候了0

VR
来源: 作者: 2018-12-07 18:37:56

郭培宽

在过去一年里,全球的3G产业在稳步发展中取得了实质性进步。伴随着3G络建设的完成,国外的移动运营商相继开通了3G服务,3G用户规模也在逐步扩大之中。那么2005年3G是否会取得实质性的突破?经过一年的积极准备,3G商用的时机是否已经成熟?为此,采访了信息产业部电子科学技术委员会委员李进良。

:请您分析一下中国3G三大标准在技术成熟度、终端研发情况进展如何?

李进良:2004年中国制造业在3G三大标准的设备方面的发展喜人,这表现在:

1 WCDMA系统进军海外

华为公司提供全套的、端到端的WCDMA解决方案,包括从分布式基站、核心,到移动智能、移动数据业务平台,同时也将提供3G。全套WCDMA络基于3GPP R4协议,核心基于软交换,技术上处于全球领先地位。

中兴公司WCDMA的V3系列产品立足3GPP R4版本,而且充分考虑了对于后续R5/R6版本的各种选择,能够提供平滑、可演进的核心及无线络控制器,可有效保护用户的投资。

2004年9月,中兴通讯承建的突尼斯WCDMA络顺利开通。这意味着中兴已经成功跻身全球为数不多的、可以提供基于R4版本的商用WCDMA系统的设备商。

2 cdma2000 家族跻身前列

华为公司从1995年开始就致力于CDMA技术的研发,目前其cdma2000系统已经广泛应用于独联体、非洲、亚太等37个国家和地区的52个运营商,络容量已经超过1700万线,并率先进入了西欧葡萄牙,成为全球 CDMA主流供应商之一。在CDMA 450市场,份额超过65%,华为已成为领跑者。

中兴公司2003年海外市场的合同销售额达6.1亿美元,其中CDMA产品占最大比重。其在几十个国家开通的2G、2.5G CDMA商用局,则是其未来参与全球3G势力范围划分的潜在筹码。

3 TD-SCDMA产业化取得群体突破

在三部委联合支持下,华为、中兴与大唐等14家大型企业组织了TD-SCDMA产业联盟生物质锅炉
,联盟阵营覆盖了从系统设备到终端的主要产业链环节。这些企业充分结合了各自优势,设定了自己的开发方向,并在10月底举行的2004中国国际通信设备和技术展览会上集体亮相。全球已有400多家运营商、制造商加入TD-SCDMA阵营,37家厂商动用大笔资金投入研发。目前,TD-SCDMA产业化已进入全面商用的“冲刺”阶段,基本形成了从系统设备的核心、接入到终端芯片、终端以及测试仪表的完整产业链和由国际、国内多厂家供货的环境。

TD-SCDMA技术与产业的发展,改变了世界3G的战略格局,推动了中国在全球3G市场重要战略地位的形成。因此,可以预期中国TD-SCDMA标准会在中国及全球的3G市场取得成功。

:通过终端厂商和运营商等各个环节的努力,2004年我国3G终端取得了一定的进展。那么,目前我国3G终端的研发力度和市场规模是怎样一种情况?2005年3G终端是否还会成为3G发展的瓶颈?

李进良:2004年我国在3G三大标准的终端方面都取得了一定的进展捕鱼官方网站

WCDMA 华为公司提供全套的、端到端的解决方案,同时也将提供3G。

cdma2000华为提供多款适合不同消费层次的CDMA 450固定终端和,满足不同终端用户的需求。

TD-SCDMA 2004年4月大唐移动开发出来了第一款LCR,有两款终端参加了3G试验,更为可喜的是2004年12月9日晚,大唐移动、T3G、飞利浦、三星等公司的领导用全球第一个TD-SCDMA商用,首次国际长途成功打给正在荷兰访问的温家宝总理。

但是当前3G款式不多,价格昂贵,因此,2005年3G终端还会成为3G发展的瓶颈。遗憾的是目前国内一些制造商还在等待政府3G牌照的发放和运营商体制标准的选择而裹足不前,没有认识到3G不仅是一个能符合3G标准的手持终端,而且是一个要满足未来信息需求的移动信息终端,前景广阔。我国技术上相对于日本和韩国的厂商落后,在面对外来终端厂商的竞争时,如果一味等待,未能及时开展3G的研发与产业化准备,就会丧失良机。

:虽然我国3G牌照还未发放,但是有关各项工作都在稳步推进,请您介绍一下现阶段我国运营商、终端商等的投资进展情况,在哪些方面还需要改善?

李进良:虽然我国3G牌照还未发放,但是有关各项工作都在稳步推进,政府已经对中国3G的频率进行了划分,对3G的三种主流制式进行了为期两年的MTNet室内和室外试验。从测试结果看:在326项必选测试项中,中国华为和中兴的通过率是100%,而国外厂家基本上是80%左右;在75项可选测试项中,华为和中兴的通过率都达到了90%以上,而国外设备仅70%左右;充分表明国产设备的整体性能出色。有关运营商也在各自的范围内根据自己的条件进行了技术、运营、核心和资金等筹备工作。由于核心是针对软交换平台的升级改造,对3G和2G皆可形成覆盖,因而目前国际巨头正在利用2G上既有的关系,以投资2G改造的名义在为其3G市场铺路,同时,以赠送设备用于3G测试等方式向运营商示好,以此来达到双方联盟关系的继续延伸,进行3G的新一轮圈地。此外,我国对3G的三种主流制式只是在各自的标准范围内进行试验,而没有充分从频谱效率、数据接入综合性能、性能价格比、建投资及未来发展等方面进行全面的试验比较及综合的研究分析,为我国运营商、终端商等的投资提供科学依据。

:国际3G整体发展的情况对中国也有非常好的借鉴意义,那么中国3G发展与国际上有什么异同?其中又存在怎样的风险和机遇?我国相关厂商和政府部门应该如何应对?

李进良:就WCDMA而言国际上经过几年运营虽有起色并不尽如人意,其高速数据业务接入及容量的全程组能力不足,以致到目前为止,在全球范围内仍没有组建一个真正连续覆盖的384k高速数据业务,说明其技术上并不理想。cdma 2000 1x虽然发展不错,但严格分析,还不是3G,只能说是2.75G。因此,国际3G整体发展的情况只要我们认真分析对我国的确有非常好的借鉴意义。正因为中国3G根据“积极跟进、先行试验、培育市场、发展市场”的十六字方针,我国正在稳健、务实地推动3G发展。中国没有盲目上马WCDMA络;使得中国近3年在2G和2.5G的络建设和运营方面取得举世瞩目的成绩,而没有陷于欧美运营商的困境铜铝复合暖气片
。中国要吸取国际3G发展的经验,统筹通信设备制造业与通信运营业的关系,注重产业的全面协调发展,应该互动发展,形成合力,中国运营业的发展需要强大的中国制造业作为支撑。蓄势待发,可以避免很多风险,并能抓住难得的机遇。我们完全可以通过借鉴国际3G整体发展的情况来选择对我最理想的3G标准和最合适的建时机。

:业界认为中国3G标准很有可能采用混合组的模式,您认为这是不是最好的一种选择?这种混合组方式的优点和劣势是什么?

李进良:令人寻味的是欧盟对TD-SCDMA态度的演变,最初的观点是中国3G建不应上TD-SCDMA;接着是TD-SCDMA属WCDMA家族的一分子,可以成为其技术的补充,但不应当单独组;现在一个新流行的观点则是TD-SCDMA应当与WCDMA混合组,似乎可以平起平坐。说法不同,实质一样,TD-SCDMA不应当定位在3G主流技术,而只能处在补充的地位。不论哪种观点成为事实,对于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3G标准TD-SCDMA来说,都将会是扼杀在摇篮里的致命一击。

近两年来,TD-SCDMA设备在国家组织的相关测试中进一步验证了其系统覆盖和容量方面适于独立组的优异性能。首先TD-SCDMA的数据接入能力是WCDMA的两倍;第二,其“呼吸效应”不明显,因而其384k高速数据业务和语音业务的接入覆盖范围几乎是等同的;相反,WCDMA高速数据业务的覆盖范围比语音业务接入时大大减小。总之,从TD-SCDMA的标准、技术、产品开发、产业链成熟及完备度等方面综合评定,TD-SCDMA不但具备独立组的能力,而且其大规模商用的运营优势也明显优于WCDMA。

相关推荐